一线风采

守望红色 展示经典 ——记全国红色收藏先进个人、黑龙江省收藏家协会常务理事、哈尔滨市党史研究会常务


在笔者的案头,放着一册黑龙江省红色收藏协会的名为“红色收藏家风采”的纪念册。在这里,我结识了我的采访对象,本文的主人公——王士屏。

王士屏,1941年3月生,辽宁沈阳人。1960年7月毕业于哈尔滨体育学院,曾任中共黑龙江省委党校领导干部进修班组织员(班主任)。现任黑龙江省红太阳收藏之友联谊会副会长、省收藏家协会文史资料专业委员会副主任、常务副会长、黑龙江环境保护理论研究所研究员、哈尔滨市党史研究会暨延安精神研究会常务理事、宣传组副组长、文博专业研究员、革命领袖视察黑龙江纪念馆名誉研究员、南岗区关心下一代工作委员会委员。

50年来,王士屏精于收藏红色经典,创办红色经典展览,退休后和老伴儿重走长征路,时刻不忘共产党员的初心,把传承红色经典、关心下一代作为自己的毕生追求。荣获“庆祝建国60周年黑龙江省第三届民间红色收藏展金奖”、“红色收藏贡献奖”;连续两年被评为“中国新一代哈尔滨优秀人物”光荣称号;其家庭先后被评为“南岗区十大书香之家”、“第二节哈尔滨学习型家庭”、“哈尔滨市五好家庭”、“第四届黑龙江省文明家庭标兵”、“第四届全国好文明家庭”……其业绩收录在《北方收藏家》《黑龙江收藏人物》《二十世纪中国收藏大全》等书籍中,事迹曾被黑龙江日报、哈尔滨日报、《退休生活》、东北网等媒体报道。

 

红色展览,激情收藏岁月

 

发轫初心,一发不收。1959年10月,在举国欢庆建国十周年的喜庆日子里,王士屏无意间在一张画报上看见了著名画家董希文的画作《开国大典》,画中场面的磅礴气势深深地打动了他。于是他将这幅画珍藏起来,同时也开始了他的红色图片收藏之路。王士屏介绍,不知不觉间,自己的红色收藏生涯已有50多年,坚守着这份执着,他已经收藏了自1840年鸦片战争至今各个历史时期的珍贵史料、图片,其中包括100余处革命圣地资料、100余部革命领袖人物大型画册、100余本领袖风采挂历、100余幅中国百年经典名画(印刷品)、100余幅中国百年经典照片(印刷品)、1000余位中共党史人物传记、1000余位中华英烈传略、1000余位英雄人物事迹和1000余册期刊画报等。这些图片的出处是五花八门,有的是革命圣地展馆的宣传册,有的是从杂志、画报或电影海报上剪下来的,有的是照片、油画、国画以及领袖题词的印刷品,还有年画、明信片、纪念证书等等。记者无意中发现其中一张图片的质地要稍厚一些,不像是从报刊上剪下来的。王士屏笑着说,这是到革命圣地游览时分发的纸兜,他见纸兜的正反面都是图片,而且颇具革命历史意义,便把图片从纸兜上剪了下来。

夫唱妇随,全力支持。家里人对王士屏的红色收藏也全力支持,家中专门为他留出一个房间,用来陈列摆放他的藏品,但即便是这样,王士屏还是觉得空间不够用,打算再开辟出一块儿地方,为自己的红色收藏拓展空间。每逢家人旅游或出差时,一定会到出差地周边有革命旧址或有革命纪念建筑的地方搜集一番红色图片,因为家人都知道,带些革命历史图片回去比带任何特产都让他高兴。在他收藏的几千件藏品中,有革命圣地历史、领袖画册、领袖风采挂历、人物传记、英烈传略、期刊画报等。购置这些资料,耗资近百万元。对于王士屏的痴迷,老伴儿最支持。老伴儿是文府中学的退休历史教师,不但从经济上全力支援,还承担了查找资料,考证资料,日常维护等工作,成了他的得力助手。“老王的事是正事,我也想为他的事业尽一份力。人们都叫他‘疯子’,叫他去菜市场买菜,拎回来一些书籍是常有的事。”老伴儿白而弘微笑着说。  

风雨无阻,集腋成裘。王士屏收集藏品的途径有两条:一条是哈尔滨市区及周边的古玩市场、跳蚤市场和废品收购站;一条是全国各地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每逢周末,王士屏都会雷打不动地准时出现在道外南直桥底下的跳蚤市场。“可别小瞧这不起眼的跳蚤市场,潜力巨大,有不少藏品就是从这“淘”来的呢。”他说。从家里出来,红色的小推车是他的招牌式随身装备。需要倒两次车,来回需要一上午。中午就在附近的小面馆来一碗热气腾腾的牛肉面。老伴儿让他吃点好的,他舍不得,从牙缝里挤出钱来好“淘宝”。时间久了,他和摊主们都熟络起来,有的成了“老相识”。知道他收藏“红色藏品”,都帮他留着。相当品相的藏品就不往出摆了,专门等王士屏来。“老王,你可来了。瞧瞧我给你留着啥宝贝?”摊贩李耕年老远瞧见他,冲他喊道。他神秘兮兮地从腰间摸出钥匙,打开三轮车上的老式皮箱。“哗啦哗啦……”王士屏睁大了眼睛。原来是毛主席像章。足足有40多枚,都别在一方发了黄的手绢上。王士屏双手轻轻接过像章,在皮箱上铺好,仔细端详。这是一枚85品相的像章,正面是主席侧面半身像,右下角是一部《毛泽东选集》。王士屏戴上手套,轻轻翻开后面,凹像的下边有两个字“北后”。王士屏知道,这是北京后勤部发行的一套毛主席像章。“怎么样,老王?你是行家,给个价吧。这我可是从北京我二姨夫那里淘来的!”李耕年瞧着王士屏看入迷了,笑着说。“是好货。不过……”“咋?”“不过都是一般的品种,”王士屏话锋一转,“全包圆了,多少钱?”李耕年见他说出了门道,连忙伸出三个指头,“3000块!”“不值啊,老弟!这些是50年代后期的,铝制的,是最普通的。有的后面没有刻字,可能是某个企业自制的,不具有代表性。北后的这几枚应该是一套,但品相不够,市面上价值往多说也就50元一枚。”王士屏道出了自己的底线,“2000元,再把上次给我留的《毛主席诗词赏注》赠给我吧!”“成交!”李耕年也爽快,他知道啥都瞒不住这位“爷”!王士屏现在兜里比脸还干净,好在坐车有老年卡。他拉着自己的小车,心满意足!自己的收藏大军里又多了一员!这么多年来,他在老道外地摊“淘宝”,就花了20多万元。

红色展览,魅力课堂。“收藏的终极目标不是收,也不是藏,而是展。”这句话用在王士屏身上,十分恰当。日积月累,他50平米的居室不够用了。他和老伴儿商量,索性搬到了女儿家。把自己家改成了“家庭红色收藏馆”!1999年9月9日,他的“中国革命史料家庭收藏馆”择时开馆,义务向社会开放。谈及为何在此节点开馆,王士屏动情地说:“这一天是毛主席他老人家去世的日子,以此来寄托哀思。”社区居民、退休人员和附近学校的学生们纷纷赶来。展馆里,人们仔细聆听王士屏的讲解,认真观看泛着墨香的书籍和透着历史沧桑的展品,并在留言簿上抒写感想。自此,王士屏的展览“生涯”一发而不可收。2003年9月20日,市委宣传部、市文化局为该馆颁发了“哈尔滨民间个人收藏馆首批优秀创办奖”。2002年7月1日,在南岗区和兴路街道办事处振兴社区的支持下,王士屏在省委党校图书馆大厅举办了以“光辉的历程 永恒的丰碑”为题的中国共产党党史图片展。有来自于师范附小、清滨小学、红岩小学、47中学、69中学的1200名学生参观,场面宏大。2012年,在党的“十八大”召开之际,王士屏精心制作了120块展板,以“光辉的历程 永恒的丰碑——全国100个爱国主义教育基地巡礼”为题,举办了红色经典巡回展。此次展览,王士屏以中宣部和国家教委等部门首批公布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的革命旧址、革命纪念地为主要内容,适当收入了其他较有影响力的革命旧址和革命纪念地,共100余处。选取最具代表性、最具艺术感染力和吸引力的珍贵照片、传世名画和至理名言,采取图文并茂的形式,逐一加以介绍。“弘扬中国人民的浩然正气、忠贞不屈的爱国主义精神和革命传统,展示中国共产党人、爱国志士和革命先烈英勇奋斗的不朽篇章,我们这一代人责无旁贷!”王士屏在启动仪式的致辞中说。巡回展随后在南岗展览馆、中共南岗区委党校、哈尔滨学院、芦家街道办事处宣庆社区、儿童公园、哈尔滨华德学院、和兴路街道办事处振兴社区、市委123展馆等处进行了展出。广大干部、群众、离退休老同志和青少年前来参观学习,累计有20000余人。巡回展起到了“流动的党史纪念馆”的作用。

在举办流动性红色经典巡回展的同时,王士屏又办起了固定性展览。他用自己多年来收藏的100余幅反映中共党史内容的经典名画,在保健路街道办事处楼内创办了“中共党史展览馆”,于建党94周年之际——2015年7月1日正式开馆。此次展览,接待了来参观的社区居民、在校学生、机关干部和各界群众1800余人次。“在这里感悟历史,在这里体味沧桑”、“爱国主题永不过时,爱国形象永具魅力,爱国精神永放光芒”、“珍视革命历史,铸造新的辉煌”人们纷纷在留言簿上写道。党史展览馆办在基层,深受广大群众欢迎,成为了弘扬主旋律、传递正能量、践行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一个课堂。该馆被中共南岗区委宣传部、区关工委、区教育局命名为“青少年爱国主义教育基地”,被南岗区文体局确定为红色旅游文化景点。

 

红色之旅,铿锵朝圣强音

 

一走长征路,满目芳华情未了。1988年6月,满怀激情的王士屏开始了红色之旅。之后一有时间,他就会遍访自己收藏图片中的革命圣地、革命旧址。旅途中,他踏寻革命先烈足迹的同时也不断地丰富着自己的图片收藏。可以说,王士屏的红色收藏开启了他的红色之旅,红色之旅同时又丰富了他的红色收藏,两者相辅相成,相得益彰。到目前为止,王士屏已经拜访过韶山、上海、南昌、井冈山、瑞金、遵义、延安、西柏坡、北京等100余处革命圣地。王士屏感叹,“每到一地,灵魂都得到一次震撼、一次净化、一次升华,每次都满载而归。”即将启程之前,王士屏首先会确定行程路线。有时是先到一个地方,然后以该地为中心,拜访周边的革命历史遗迹;有时会划定两点一线,然后沿路走下去。出发前的另一项重要准备工作就是查阅地图和历史资料,了解目的地的历史事件、历史人物等,这样才能有的放矢。每一地,他留心的不是当地的风景名胜、风土小吃,而是循着先辈的革命足迹,踏访当年红军战斗过的地方。晚上旅馆,抖落一身风尘,将收集来的史料堆放在几案上。夜深人静,沏一壶清新香茗,握一杆老式的钢笔,或勾画,或记录,或批注,或低吟浅唱,或思索揣摩,或静坐小酌……灯光下,一件件珍贵的文物整理和消化,一份份史料归类和收集,一帧帧图片小心地装裱,一个个鼓鼓囊囊的邮包从各地邮递回哈尔滨……

再走长征路,踏遍青山人未老。王士屏深感,“只有身临其境,才能真切地理解历史。”2010年,他又和老伴儿再次踏上了长征路。当被问起为什么要走两遍相同的路线时,王士屏坦言,“每走一次长征路,都有不同的感悟,心灵又得到一次洗礼”。从2010年3月30日开始,直至5月28日,他们用了60天的时间,跨越14个省份(自治区、直辖市)。一路上,火车、汽车、牛车、马车、三轮车……他们几乎坐遍了各种交通工具,见过了黄土高原的沟壑纵横,感受过窑洞的冬暖夏凉,走过了铁索摇晃的泸定桥,目睹了水流湍急的大渡河,远眺过深邃朦胧的井冈山,重复过“四渡赤水”的巧妙路线……王士屏谈到,每到一个地方,当年的历史场景自然地浮现于脑海,仿佛自己就是那段历史的亲历者。说到亲历者,王士屏到革命老区时,总会不辞辛苦地找到当年的老红军,听他们讲述往事的一幕幕,或悲伤,或壮烈,历史的画面也愈发地清晰了。回来后,他把自己沿途的所见所闻,所思所想,写成了一篇《走访革命圣地的感受》,发表在2010年8月8日的《红色文化》报上,以表达对革命先辈的崇敬之情和对祖国美好未来的深深祝福。他深深地记得,2010年5月17日,他们到达四川雅安,准备吃过午饭后泸定桥。饭店里就餐的人们听到他们的谈话,份份聚拢过来,劝他们不要去,因为途中山路坡度大,弯道多,山高路险,到处是悬崖峭壁,若是遇到大雨山体滑坡,随时会有生命危险。两人的主意已定,再三谢过大家的好意,还是决定搭当地的公交车(面包车)继续前行。在行驶到弯弯曲曲的盘山道上时,两侧全是崇山峻岭,悬崖高入云天,下面就是万丈深渊。天黑下来,下起了雨。伴随着越来越大的雨声,耳旁不时响起滚落下来的山石砸在路面上的“砰砰”声。两个人互相紧紧攥紧了手,经历提心吊胆的几个小时,近午夜才到达目的地。就在这次旅行中,王士屏看到了红军强渡大渡河时乘坐的简陋的木船,听到了冒着生命危险护送红军的70名船工的事迹。他和老伴儿一步步走在大渡河上面的铁索桥上。随着桥的晃动,感受着当年勇士们冒着枪林弹雨战斗的悲壮和艰难,他才真正了解了什么是“红军”,什么是“长征”……

“红宝书”,风景这边独好。王士屏说随身携带一件宝贝,把它看得比什么都贵重,从不离身。这是一个陈旧的笔记本,上面记录着他到达每个革命圣地的具体时间与参观感悟。扉页上毛泽东的儿媳邵华、孙子毛新宇、曾经的卫士李家骥和保健医生王鹤滨同志的签字,还有他和老伴儿所走的红色之路上当地纪念馆的戳印;笔记本的后半部是他整理出来的红色收藏目录。翻到最后一页,上面记载着:“2018年10月26日下午两点,尚志市元宝镇元宝村‘暴风骤雨纪念馆’”大红印章赫然醒目。王士屏在这里看到了当年的地契、房产执照、婚书、水烟壶等许多物品,这些实物印证了当年的历史。也让他更全面、直观的了解了当年的土改运动。随后还观看了《奋进的元宝村》宣传片,感受改革开放以来,元宝村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在王士屏的藏品中,就有一本《暴风骤雨》。作者周立波(原名周绍义)于1948年创作完成的长篇小说,该书以东北地区松花江畔一个叫元茂屯的村子为背景,描绘出土地改革这场波澜壮阔的革命斗争的画卷,把中国农村冲破几千年封建生产关系的束缚发生的翻天覆地的变化展现在读者的面前,热情地歌颂了中国农民在共产党领导下冲破封建罗网,朝着解放的大道迅跑的革命精神。今天,王士屏来到故事的发生地,那些熟稔的实物,熟悉的情节,熟络的细节,给他以真实感、即视感。他像回家串门一样,和讲解员攀谈,和参观者交流,和纪念馆的工作人员沟通,和元宝村的村民们合影……他没有想到,多年以后,他会置身于小说里重温经典,置身于现实中品味幸福。他坚信,自己的朝圣之路就像元宝村的路一样,越走越宽……

 

红色家庭,彰显优良家风

 

兵哥哥和“红小妹”的爱情故事。1966年,哈尔滨滨江火车站。20岁的白而弘和沈阳师范学校的同学参加大串联来到哈尔滨。在列车上,一名认真读着《朗诵诗选》的军人引起了红卫兵们的注意。因为部队纪律要求,不允许参与地方的“文革活动”,王士屏才成了这些热情高涨的学生们眼中的“另类”。于是,一个军人和一群红卫兵的交流就开始了。王士屏讲起国际国内形式,讲起自己为什么当兵,讲起自己放弃令人羡慕的工作,坚持当兵,并将名字改为现在的“王士屏”,意为士兵是保卫祖国的屏障。他的经历和为国奉献的决心,让坐在身边的白而感动不已。记下了他部队的番号。回到沈阳,白而弘把她在串联路上收集的传单邮寄给王士屏,问他这些事说的是真是假,作为一个学生应该怎么应对眼前的情况……鸿雁传书,两人渐生情愫。三年的时间,王士屏每月都盼望着邮递员的到来。1968年,王士屏转业到哈尔滨量具厂做宣传工作。初秋的一个早晨,王士屏听到有人敲门。打开门,自己日思夜想的心上人竟出现在面前,以至于他愣了半天才回过神来:“你咋来啦?”“我来了就不走了!”两人的第二次见面,就这么两句简短的对话。1969年9月26日,在同事的张罗下,两人领取了结婚证。兵哥哥和红小妹有情人终成眷属。自此,白而弘的命运和丈夫王士屏紧紧连在一起,风雨同舟,相濡以沫……

老伴儿的境界。退休前,白而弘是文府中学的历史教师。文府中学的前身是量具厂子弟中学。2004年,社会上兴起了一阵风,基于工厂效益不好,许多工厂的子弟校人心思浮,求新求变。当时的校长倾向于将学校私有化,这样摇身一变就可以变成收费学校。校长的初衷是好的,面对开不出支的窘境,人心涣散的情况,这不失为解决燃眉之急的上策。作为一线教师的白而弘,她心里想的是300多名学生。眼下,工厂职工下岗,难道还要让孩子也跟着“下岗”?不错,学校私有,自己的工资待遇会有提升,生活得到保障,可孩子们谁管?不是所有的孩子都能上得起私立学校啊!她站出来坚决反对,并不惜得罪校长,还和校长打了一仗,闹到了厂部。面对数百名看热闹的职工,面对铁了心的校长,面对量具厂的厂长,白而弘慷慨陈词,据理力争,痛陈利弊,“不让一个孩子失学!”在她的不懈坚持下,厂长拍板,暂缓学校的改革。

白而弘还坚持义务献血,连续6年,每年200CC。根据《献血法》相关规定,到了法定退休年龄就不能献血了。正赶上这一年学校忙,教学任务和教学活动特别多,白而弘为了站好最后一班岗,一直和学生们摸爬滚打在一起,一直没有时间来献血。在她生日的前一天,她请了2个小时的假,匆匆赶往献血点,可是不巧,车上的设备突发故障。她又辗转来到道友谊路上的献血点。工作人员给她检查身体时,发现她额头直冒虚汗,脸上通红,心率过快,建议她不要献血。她笑着说:“我是着急赶来跑急了,再加上早上空腹,没事的。再有,今天是我最后一次献血了,到了明天我就满55周岁了,就不能献血了,请您一定要帮我完成这个心愿!”工作人员都对她的无私奉献精神肃然起敬。

儿子的坚守。儿子王大公,今年48岁。他从哈工大毕业后被分配到省电视台经济部担任主持人。在家里,爸爸妈妈以身作则,身体力行,为大公树立了榜样。参加工作后,他敏锐的洞察力和敬业精神为同事们交口称赞。这一年,哈工大教化广场附近新翻修的路面塌方了,接到群众反映,他马不停蹄赶到现场。经调查,当时的施工队偷工减料、回填不到位造成的,大坑里满是建筑垃圾,施工方并没有按照规范正确回填。他看到后对施工方瞒天过海的行为深恶痛绝,在采集了第一手资料后,连夜立题、制作、剪辑一气呵成。可是,节目由于种种原因并未播出。王大公找到台里领导询问并据理力争,可该报道还是被领导压下了。无独有偶,1994年4月,有市民反映双城一鞋厂使用不合格胶粘剂,厂里不少职工中毒。王大公放下手中的事情,急三火四地赶往双城。经过明察暗访,他发现:该私营鞋厂工作环境极差,十几个人挤在不足十平方米的小作坊里,没有任何通风消毒设施,每天劳动10多个小时。使用的胶粘剂为含本氯丁胶,工人一经接触,就会中毒,严重的还会罹患再生障碍性贫血而死亡。而业主对安全生产、职业病防治方面的法规、政策和要求竟然一无所知!他感到事态的严重性,遂向领导汇报。并连夜赶回制作,他在报道中强烈呼吁:改善工人的生产条件和环境刻不容缓!领导要求节目不要涉及工厂人员的姓名、厂址及工人伤亡情况等,王大公不为所动,坚持实事求是地报道……经历了这两件事,他感觉作为新闻人,不能顺畅地反映民声,真实地为民请命,有违自己工作的初衷和弘扬正能量的理想,便“挥一挥衣袖,不带走一片云彩”——愤然辞职。妈妈为他收拾东西时发现了几封信,才知道,王大公自工作开始,一直用奖金资助5贫困生……

女儿的奉献。女儿王大芳,在民航部门工作。每年都有15天的年假。2008年,四川汶川发生特大地震,王大芳就利用年假自费到汶川灾区,义务支教,一连去了5年。在汶川县草坡乡中心小学校,孩子们都十分喜欢这位漂亮的王老师。她多才多艺,全科教学,还兼任他们的音乐老师。短短的10来天,对于这些孩子们每天都是节日。王大芳把哈尔滨的特产——红场、大列巴分发给孩子们“打牙祭”,还为他们买来实用的文具和漂亮的衣服。每到离开时,王大芳都有不舍,望着质朴的孩子们的泪眼,她也忍不住哭了。

孙子的传承。孙子在美国出生,上大二时考上了爱荷华大学药学专业。提起孙子,王士屏自豪之情溢于言表。有一年,孙子放假回国省亲,在听到老邻居刘爷爷孤身一人无人照顾时,孙子临时承担起照顾老人的重任。早上,和爷爷一起,为刘爷爷买来早餐;上午,在刘爷爷家打扫卫生,陪刘爷爷下棋聊天;下午,利用自己所学,给刘爷爷做全身按摩和针灸,忙得不亦乐乎。刘爷爷逢人便说:“瞧人家王士屏的孙子,一点也不像美国人,和咱自己家的孙子一样,给我打针按摩,伺候我的饮食起居,我这是哪辈子修来的福分啊!”

岳父的壮举。岳父的家乡在巴彦县洪光村。上世纪90年代初,岳父离休后,就回到家乡。他发现村小学教学设施简陋,没有像样的桌子,就用长模板拼搭;没有合适的椅子,就找来石块、树根;没有相应的教具,老师们动员起来,自力更生,发挥聪明才智自制……校长为孩子们每天能按时上学操碎了心。今天张三喂猪去了,明天李四打草去了,后天王五在家看小弟弟……寒酸的办学环境,家长们也认为读书没啥用,不如趁早务农帮衬家里。岳父来哈尔滨,和王士屏详细介绍了这里的情况,决定自掏积蓄资助家乡的孩子们。王士屏二话不说,领岳父来到南极市场。二人选好了文具、书籍、体育器材,装了整整一面包车,共计花费20000多元。当他们感到宏光小学时,全村都轰动了:孩子们高兴地手舞足蹈,大人们纷纷竖起了大拇指,校长激动得老泪纵横……学校的环境焕然一新,全村的娃娃再也没有旷过课。之后,岳父又发现中午娃子们没有地方喝水,就请了施工队,打了一口井。当第一碗清泉从老式压水井的出水口汩汩流出来,娃子们的欢呼响彻云霄:“我们有水喝啦……”

几十年来,王士屏一家,坚持以学习为乐,以助人为乐,以奉献为乐,以传承红色经典为乐,自觉践行党的宗旨,积极参与社会公益活动。2003年3月被评为和兴地区十佳文明家庭标兵;2003年5月、2004年12月两次被评为南岗区创建学习型组织典型;2003年11月被评为第四届全国五好文明家庭;2004年9月被评为第四届黑龙江省文明家庭标兵;2007年10月被评为南岗区首批社区百名和谐之星殊荣。

精神矍铄的王士屏很健谈,言语中洋溢着对党、国家社会的感恩。他说自己现在正抓紧时间写一本书,把自己一生的追求和努力奉献给后人。临别时,他将书籍手稿影印件赠予我,留他一起共进午餐却执意不肯。阳光下,远去的背影越拉越长,在我心中的形象越拉越大。切盼王老的书早日付梓,我在心里虔诚地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