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线风采

镌刻历史 集藏岁月 ——张永生和他的东北军事文化博物馆


“清茶寡欲弃奢华,二十风雨足天涯。理想境界众称颂,无愧民间收藏家。睹物追昔缅忠魂,抗倭美名传华夏。林甸飞泷理念先,前辈英灵育国花。”在林甸东北军事文化博物馆留言簿上,一位参观者动情地写道。诗中总结了张永生呕心沥血、殚精竭虑创办博物馆的历程,也是其矢志不渝,用集藏再现历史的真实写照。

张永生,今年58岁,出生于单县蔡堂镇草庙村。在部队工作期间,酷爱读书,尤喜国学经典书目,读后便视为珍宝,藏而不露。因从小喜欢收藏,对身边的事物都保有敏感的神经。尤其是经过军营的锤炼,开阔了眼界,坚定了信念,把军史研究作为主攻方向,历经20载,花光积蓄,收藏“宝贝”过万。终于,在林甸成立东北军事文化博物馆,让自己的收藏有了安身立命之所,圆了自己的收藏梦。“退伍老兵还当官了!”张永生笑着说。东北军事博物馆馆长可不是浪得虚名,正是由于他的不懈努力,促成了博物馆的落成,填补了林甸县没有历史性博物馆的空白,更为大庆市乃至全省中小学生打造了一个爱国教育基地。张永生馆长成了大忙人:先后举办了《老动力工业文明年代展》《人民战争必胜——战争遗物收藏展》、《人民的胜利——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收藏展》、《红色收藏宣传画展》……身体力行,积极响应号召,在关心下一代工作中尽心尽力,连续三年被评为南岗区“优秀五老”。


搞收藏,红色精神薪火相传


    吃亏与痴心。“刚开始有意识有方向地收藏,才知道自己就是个‘生荒子’!”张永生给我们讲了自己上当的经历。从部队岗位上退下来后,张永生全身心地投入到红色宣传品的收藏中,每当看到喜欢的珍品,便不惜代价收入囊中。有一次,他在一处古玩市场上看上了一幅题为《欢腾》的庆祝抗战胜利的宣传画,一打眼,张永生就被吸引住了。主题明确,画面的年代感和质感极强!他都看痴了!连声问价。卖主开口要价3000块。张永生也不还价,一口答应,如获至宝。兴高采烈地回到家向妻子炫耀,铺开细细观赏,越发觉得不对劲儿。他发现画轴的两端不是木质的,一抠还直掉漆。他饭也顾不上吃,跑到道理找到一位专门从事装裱的专家鉴定,此幅画是赝品!“赝品就赝品吧,谁让咱眼拙呢!”收藏行业的“道”他还是懂的。从此,张永生吸取教训,经常虚心请教收藏界的老前辈,并阅读收藏艺术方面的书籍,积累知识经验,增强鉴别能力。

每一件藏品,张永生都当成自己的孩子,视为掌上明珠。由于纸质宣传画受气候影响,存放难度大,到手的珍品或多或少存在破损,请专业人员修复,投资大,风险高。于是,张永生报考了老年大学,主攻纸质藏品修复技术。经过三年的刻苦专研,他掌握了纸张脱酸,纸张的防霉菌、防虫,纸张的保存,被污染纸张的清洗,纸张的加固,纸张的修复等专业技术,积累了一套成功的修复经验,“复活”的珍品仅靠肉眼难以识别,几乎达到炉火纯青的水准。

反对与支持。起初,老伴儿对他鼓捣来的那些“破玩意儿”不屑一顾。久而久之,屋里被摆满了,挤占了生空间不说,这些“破玩意儿”还不让碰。“好心好意帮他拾掇拾掇吧,还落埋怨!”张永生的老伴如是说。在他并不宽敞的家里,上上下下摆满了藏品,中间只留一条狭窄的过道。案几是张永生的操作台。清洗剂、除锈剂、硫酸试剂等瓶瓶罐罐整齐罗列,仿佛随时待命的士兵;砂纸、锉刀、小镊子、剪刀、裁纸刀、手电钻……一应俱全,还自己配备了一台小型老虎钳,这里简直就是一个小型加工厂。一盏小台灯发出黄晕的光。除了出去淘宝,张永生都会蜗居在这自己的一方天地里,与文物对话,给文物疗伤,给文物登记造册安家立户……久而久之,老伴不高兴了,两口子爆发了内战!“你说你成天不好好吃饭,不好好睡觉,就知道鼓捣你那些破玩意儿,你跟它们过吧!”老伴儿发牢骚。“你不懂,这叫收藏!”“我不懂?你那些东西也叫收藏?破报纸破书本能当吃还是能当喝?破铁汽油桶连3钱都卖不上,你还花120往回收,你是不是得老年痴呆啦?”老伴儿没好气儿。“那是文物!”张永生纠正道。“别胡弄我,文物都能卖大价钱,你这些破烂儿谁稀罕啊?再说,你这只出不进的,工资还不到月末就没有了……”老伴儿的担心不是多余,张永生痴迷于收藏,常常是入不敷出。老伴儿只好出了下策,每月从他的工资里扣下3000元生活费,其他的也就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任由他瞎折腾。这不,还不到半月,张永生又向老伴儿要钱,才发生了这一幕。“老伴儿啊,这些年可苦了你啦,我对你关心不够,我向你道歉!”说着,张永生行了个军礼。见老伴多云转晴,他接着说:“这些个宝贝可不是破烂儿,它们每一件的背后都有一个可歌可泣的故事。就拿这个小铁炉门来说,看到这个‘拓’字没?”他指着炉门上的浮雕字,“这是当年日本开拓团使用的,别看它小,它可是日本侵略咱东北的罪证啊!”老伴被打动了,仔细端详着炉门,还不时用手摩挲着。“别碰!”张永生撩开老伴儿的手,“我就是要让咱们的后代们,不忘当年的屈辱,奋力振兴中华!我的这些藏品,都是真实的历史见证啊!你看现在的孩子,长在蜜罐里,不是哈韩,就是哈日,就看到外国的好,过去叫‘崇洋媚外’,他们活得没有根基,没有传承,没有骨气,作为一军人,你要理解我的理想,我着急啊!孩子们需要阳光,需要红色精神的指引,需要我这样的人去努力啊!”老伴儿被感动了,欲言又止。“再给我拿2000块钱。”张永生不失时机地说。老伴儿笑了,转身回里去取


办展览,爱国情怀矢志不渝


“藏品如果不被看到,就失去了它的价值,我的收藏就没有意义,一生的心血也就白费了。”张永生说。这不仅是为了完成自己的心愿,更是为了传播正能量,回馈社会,将更多的红色种子播撒到人们心中。

展览走进社区,走进校园。2010年7月,张永生在哈尔滨举办了《老动力工业文明年代展》,受到了群众的欢迎。此后一发而不可收,相继举办了《人民战争必胜——战争遗物收藏展》、《人民的胜利——纪念世界反法西斯战争胜利70周年收藏展》、《红色收藏宣传画展》……在南岗区七政街道办事处国泰社区三楼图书室,人头攒动。萧红中学的师生们来了,69中学的师生们来了,桥南小学的师生们来了,社区的群众们来了,连幼儿园的小朋友们也来了……“我们这一代人是从那个时代走过来的,我们的青春留在了那里。看着这些已经成为历史的东西,我感慨万千,也更加珍惜现在的好日子。”展览现场,一位退休老工人一边翻看《毛主席语录》一边说。展板前,桥南小学四年一班的孩子们围着张爷爷问这问那,他们忽闪着求知的大眼睛,仔细聆听张爷爷的生动讲解。从长征精神讲到大庆精神,从长征途中的“千里眼和顺风耳”的故事讲到“金色的鱼钩”的故事,从“飞夺泸定桥”讲到“红岩英烈”……张永生用他的收藏作为佐证,生动形象地再现了光辉岁月可歌可泣的历史篇章,为孩子们上了一堂图文并茂的红色传承教育课。孩子们听得如醉如痴,时而紧张得涨红了脸,时而兴奋得握紧了拳,时而愤慨得瞪大了眼睛,时而痛苦得紧锁着眉头……“沿着先辈足迹,传承革命精神,努力学习,为建设祖国贡献力量……”展览结束了,孩子们铿锵有力的誓言还在回响。

展览深入老区,深入家乡。单县群众文化中心,张永生“红色收藏宣传画展”受到群众瞩目。他说:“家乡是湖西革命老区,被誉为红色‘小延安’。小时候,他最爱听老人讲抗日的故事,红色记忆历久弥新。”于是,他和妻子从2000多藏品中精选了600多幅红色宣传画,专车带回老家,在单县群众文化中心,以“伟大领袖”、“时代英模”、“军民共建”、“工农生产”4个主题板块展出,吸引万余名乡亲参观。在展出的红色宣传画中,主题为《全力支持抗美援朝志愿军部队》是珍中极品,出版发行于1951年8月。“画作人物线条勾勒简洁明快,内涵丰富,感染力和影响力极强。在那个时代堪称绘画、印刷精品,具有划时代的意义。”张永生说。抗美援朝”、“开国大典”、“卫星发射”……一幅幅鲜明印证着红色时代符号的主题宣传画,像幻灯片一样,开启了尘封半个多世纪的记忆。张永生把红色收藏作为精神财富,意图通过全国巡回展出,让年轻人牢记红色革命历史和中国发展历程,珍惜改革开放成果,努力学习,勤奋工作,为实现中华民族伟大复兴中国梦贡献力量。


登殿堂,镌刻历史昭告后人


身居炎夏,你需要一盏萤火慰藉心灵;身处寒冬,你需要一壁炉火温暖胸怀;身陷绝境,你需要一丝光明照亮黑暗;身临喧嚣,你需要一抹清凉涤荡情感……多年来,张永生以一己之力,不忘初心,心怀梦想,把被人们遗忘在角落的钩沉探测、发掘、翻新,施慧眼于尘封的历史墙角,展慧心于嘈杂的寻常巷陌,持恒心于世俗的嘲讽,具毅力于静好岁月……收藏绝不是将藏品束之高阁,他有自己匠心独具的理想。

一个偶然的机会,张永生结识了林甸林甸飞泷四季温泉的总经理李先生。李先生年轻有为,骨子里具有军旅情怀。攀谈中,当得知张永生有建立军事博物馆的愿望时,他当即表示大力支持。经过细谈,许多想法和张永生不谋而合。张永生和李先生击掌相庆!随后,他们决定将博物馆落户林甸飞泷四季温泉景区。展馆展品主要由张永生提供,并且由其负责组建和实施。张永生无比激动,想着自己可以夙愿得偿,他不禁流下泪来。

接下来的四个月,是他永远不能忘怀的一段朝圣历程!白天,他伏案撰写策划提纲,重新整理藏品登记册,还要上网查资料,丰富藏品历史内涵,考证内容真实性;晚上,他按着藏品登记册重新分门别类,小心包装。筹建博物馆和以往的展览不同,需要做整体规划。他殚精竭虑,事无巨细,详细规划:博物馆的装修风格、品的分区、物品的陈列、背景的配备、展具的配置……勾勾画画,案头废弃的草纸如雪片;开馆的仪式、邀请的嘉宾、会议的流程、发言稿的撰写、后续的服务、讲解人员的培训……都提上议事议程。头发乱了,没有功夫理;胡子长了,没有时间剃;衣服脏了,叫老伴儿拿去洗;肚子饿了,泡袋方便面充饥;困急眼了,就和衣偎在椅子上眯一会;累迷糊了,走路腿直打晃……老伴儿心疼他,给他烧了个热宝,他随手接过来垫到屁股底下,继续埋头整理。天亮了,他站起身伸个懒腰,才发现,屁股上竟然烫出个泡来……乐此不疲和豪情万丈的他,废寝忘食,忘我工作。他自费买来了气泡膜、皱纹纸、宣纸、海绵、保利绒、胶带、捆扎带、卡通箱、塑料袋、收缩膜等专业的包装材料,小心翼翼地将他的宝贝一一分拣包装。“老伙计,咱们有新家了!别窝在我这里受气了,那里才是你们真正的家,我会经常回家看你们的!”张永生摩挲着这些朝夕相处的宝贝,不禁老泪纵横。他为它们高兴,为它们不舍!

    经过紧锣密鼓的施工,位于林甸飞泷四季温泉院内的东北军事文化博物馆开馆了!在“国际博物馆日”即将到来之际,2017年5月15日,观众们欢呼雀跃,兴奋之情溢于言表。因为这是林甸历史上的第一家博物馆,展品之丰富,品类之齐全,涵盖时间段之广超出人们的想象。有侵华日军七三一部队战马防毒气使用的防护套具,有前苏联解放东北时期的波波沙冲锋枪弹盘,有抗美援朝时期的爆破筒、步话机,也有德式四二四型压发地雷,日本拓荒团留下的壁炉灶门,珍宝岛战役中使用过的弹药箱,对越自卫反击战中使用过的头盔……数以万计的藏品,讲述着无数往事。馆内展出的所有军品,计有文物903件,其中包括已被鉴定的国家三级文物150件和正在申报的国家二级和一级文物75件。在展柜前,一身洗得发白的草绿军装的张永生,当起了临时讲解员。眼前这份报纸是《解放军日报》创刊号,即中国第一份《解放军日报》。70后以上的人都知道《解放军报》在当时有多么轰动,至今也是重要的宣传媒介。如今,这份报纸就摆放在这个堪称中国最小的军事博物馆里。“这是志愿军23军无名烈士的血衣,斑斑血迹清晰可见。战争年代,每次战斗结束后,都有人负责打扫战场,收集烈士遗物交予家人。这件血衣由于当时通信联络不畅及人名地名有误等原因未及时送还家人,被珍藏在23军保密室。2013年23军解散时,被工作人员在保密室发现,烈士的单位和姓名已难以查找。”张永生动情的解说打动了现场每一位参观者。“这个东西估计人人都知道,叫驳壳枪,当时叫撅把子。这把枪是东北军兵工厂为张作霖生产制造的,其生产工艺简单到没有膛线,在使用时,需打一枪装一次子弹,子弹为普通的炮仗药,弹壳更是反复使用的,打完后,重新捡回弹壳,装上底火再用,弹头为自己熬制的铅头,杀伤力不大,多为当时土匪用枪,是所有手枪的‘鼻祖’。”通过他的介绍,参观者们的好奇心被一一满足。“这是90式钢盔,日军戴着这种新式钢盔参加江桥抗战,由于这种钢盔内衬没有棉垫,作战运动中出汗,极易头皮和钢盔冻结,由于日军在极寒条件下作战经验不足,只能采用木棍敲、开水烫和用火烧的方法摘下钢盔,造成非战斗减员2000多人。改良后,解放战争时国共双方都用过,建国开国大典时我们也用过,后来的海军也用过,甚至抗美援朝、对越自卫反击都用过。”张永生的每一件藏品都有一个故事,一段渊源,他知识的连贯性,讲解的生动性为人们津津乐道。

已故老抗联战士李敏奶奶当时参观完毕后写道:“东北军事文化博物馆抗联精神永存”。林甸一小、林甸二小、林甸第四中学的学生们参观完毕,纷纷表示“铭记历史,珍爱和平,继承先烈遗志,发奋报效祖国!”“列陈博物馆中藏,东北人民挺脊梁。数载硝烟停内斗,经年抗战灭倭狂。心铭历史常回忆,珍爱和平当自强。四季飞泷增靓景,泉乡林甸展辉煌!”一位参观者当场挥毫泼墨,写下感想。作为博物馆馆长,张永生还十分感念这么多年来帮助、支持他的同样具有军旅情节的同好们,开馆当天,他将印有自己亲笔签名的“中国·林甸·军事文化博物馆开馆首日封”送给他们。张永生在致辞中慷慨陈词:“昨日华夏,我们不会忘记艰苦卓绝的环境、严酷惨烈的战争和气壮山河的将士。当今世界,硝烟仍在弥漫,弱肉强食依然是自然规律。强敌环视,军人自强!放眼未来,我们时刻要提高警惕,居安思危,增强国防意识。让东北抗联精神、雷锋精神,彪炳史册,光耀千秋!

集藏岁月,镌刻历史,昭告后人!张永生走在了时代的前列,走在自己营造的幸福里。